马明宇因故未能参加佩鲁贾首场正式比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萨勒尼塔纳

当晚在意大利南方城市萨莱诺举行的这场比赛吸引了1·3万名观众,由于萨莱诺是萨莱尼塔纳队的主场,因此体育场内气氛明显对客队不利。

马明宇赛前接俱乐部通知,由于意大利足协还没有办好他的转会手续,萨勒尼塔纳因此当晚的比赛马儿不能上场。记者随后就此问题询问了佩鲁贾的新闻官保罗,他说目前这个问题主要出在意大利足协,意大利足协方面还有一些程序工作未完成,估计最近几日内将办好马明宇的手续。萨勒尼塔纳保罗说,刚刚转会来的阿根廷中场球员吉纳苏也因同样问题当天比赛无法上场。

保罗同时表示,俱乐部现在对马明宇很满意,他已经明显开始融入全队。主教练科斯米原本是准备派马明宇参加今天的比赛。

本场比赛惟一入球是萨莱尼塔纳队的前锋基亚内塞在上半场第三十二分钟打入的,随后佩鲁贾虽然组织了几次进攻,但全场有威胁的射门总共只有2次。韩国球员安贞焕因缺乏中场球员的配合,今天的比赛中也没有什么精彩表现。意大利安莎社在当晚的评论中说,如果佩鲁贾要想应对即将开始的意甲联赛,必须加紧磨合全队。

按照意大利杯赛的日程安排,佩鲁贾队将在9月6日主场迎战萨莱尼塔纳队,如果总比分佩鲁贾获胜,它将于9月17日同佛罗伦萨队交锋。

另据俱乐部官员透露,如果佩鲁贾队被萨莱尼塔纳队淘汰,俱乐部准备安排球队在9月中旬前往韩国打友谊赛,目前赴韩事宜正在安排中。(完)

德甲:多特蒙德胜霍芬海姆

8月27日,多特蒙德队球员哈兰德(左)在比赛中与霍芬海姆队球员波施拼抢。

当日,在2021-2022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三轮比赛中,萨勒尼塔纳多特蒙德队以3比2战胜霍芬海姆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三轮比赛中,多特蒙德队以3比2战胜霍芬海姆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三轮比赛中,多特蒙德队以3比2战胜霍芬海姆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三轮比赛中,多特蒙德队以3比2战胜霍芬海姆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萨勒尼塔纳

意甲第11轮罗马VS米兰前瞻欧宝体育米兰客胜劲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意甲

北京时间11月1日凌晨3:45,2021-22赛季意甲联赛第11轮,将迎来一场强强对话:罗马主场迎战AC米兰。

新赛季开启前,穆里尼奥成为罗马主帅。罗马不可能像切尔西、曼联那样,有足够的预算供穆帅引进强援打造心目中的最佳阵容,意甲但支持力度仍不小。致力于打造快速、精准、全面的体育数据接口,提供赛事资讯、比赛直播、实时指数、数据资料等专业服务,全球知名体育媒体欧宝体育显示罗马引进切尔西阵中已沦为替补中锋的亚伯拉罕,转会费也达4000万欧元。

穆帅习惯阵中有一名强力中锋,这名中锋不一定要有很强的进球数据,能适应自己的战术安排就行,如切尔西时期的德罗巴,国米时期的埃托奥,曼联时期的卢卡库。

亚伯拉罕本赛季已为罗马出战13场,打进4球,还有2个助攻,其中意甲10场2球2助攻,谈不上高效。欧宝体育罗马阵中的头号射手是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本赛季为罗马出战12场,已打进7球,还有2次助攻,其中意甲9场5球2助攻。

上赛季前半程长期不败领跑的AC米兰,今年夏天失去了恰尔汗奥卢、多纳鲁马两名绝对主力,且未能回收一分钱转会费,因为球员是合约到期不续约自由身走人的。在转会市场上引援补强,AC米兰也是小本经营模式,以免签、租借、买断等形式为主,实际净投入不大。锋线以老枪为主,伊布的岁数和身体状态,出场数已经无法保证,雷比奇年轻,但也不是高产型前锋,且伤病也不少,新援吉鲁也是一名老将,肯定也无法保证全勤。但新赛季AC米兰在意甲联赛中比上赛季还强势,10轮过后9胜1平不败积28分,与领头羊那不勒斯战绩相同,只是净胜球少了5个。

相比前两个赛季,罗马的战绩有明显提升,但也缺乏稳定性,穆帅还在摸索中前行,争冠的希望不大,能尽力保住前四,先获得欧冠资格再说。10轮过后,罗马6胜1平3负积19分位列意甲积分榜第4,比第3的国米少2分,但也只领先第5的亚特兰大1分。

这场必然,双方都必须全力争胜。AC米兰获胜,才能趁那不勒斯犯错时登上榜首;罗马获胜,则能稳居前四。AC米兰如果不胜,那么就可能被那不勒斯甩开差距;罗马若不胜,前四不保。

整体实力,米兰不见得比罗马强,但近期状态更为出色,这场比赛,欧宝体育看好客场作战的米兰获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0轮意甲仅仅1次首发国足克星锋霸惨遭穆里尼奥冷落沦为罗马鸡肋

原标题:10轮意甲仅仅1次首发,国足克星锋霸惨遭穆里尼奥冷落,沦为罗马鸡肋

红狼罗马今年夏窗在前锋线上引进了两位实力不俗的新援。一个是前切尔西失意前锋亚伯纳罕;另一个则是被誉为乌兹别克梅西的亚洲前锋肖穆罗多夫。

亚伯纳罕以4000万欧元加盟罗马,是意甲夏窗标王。加盟之后,他自然得到了罗马主帅穆里尼奥的重用,前面10轮意甲战罢,他场场获得首发出场机会,10轮意甲过后,他贡献了2球2助攻,已经成了穆里尼奥麾下一位不可或缺的王牌悍将。

对比之下,同为锋线新援的肖穆罗多夫却遭到了穆里尼奥的冷落。意甲前面10轮意甲战罢,这位被誉为“乌兹别克梅西”的亚洲前锋虽然也获得了8次出场机会,但是,获得首发出场的机会却仅仅只有1次,大部分是下半场替补出场,场均出场的时间只有20分钟。显然,在穆里尼奥的战术体系之中,肖穆罗多夫最多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边缘球员。

即便出场时间被严重压缩,肖穆罗多夫依旧为罗马在意甲比赛中贡献了2次助攻。而加上其他赛事,穆罗多夫一共为罗马贡献了4次助攻。要论前场进攻效率,他其实并不差。所以,他在罗马沦为鸡肋,的确有点让人看不懂。或许,随着比赛的深入,他会渐渐用自己的优异表现赢得穆里尼奥对他的信任。

提起肖穆罗多夫,中国球迷并不陌生,他曾经多次在对阵中国男足的比赛中扮演我们国足的“克星杀手”。上一届的国足世预赛12强赛,也就是2016年10月11日,高洪波带队作客塔什干挑战乌兹别克。最终,这场比赛国足0:2告负,而当时只有21岁的肖穆罗多夫为乌兹别克贡献两次助攻,堪称击败国足的最大克星球员。

而在2019年初的中国杯上,国足再次遭遇乌兹别克。结果,中国男足再次败北,在广西南宁以0:1不敌乌兹别克。而给中国男足献上致命一击的正是肖穆罗多夫。第34分钟,送出舒库罗夫挑传,肖穆罗多夫生吃张琳芃之后,直接一脚小角度爆射完成破门。对阵国足,肖穆罗多夫独造3球,堪称国足在亚洲赛场上的一大苦主。

值得一提的是,肖穆罗多夫目前在德转市场上的转会身价为1400万欧元,位居世界第679,亚洲第6。而罗马今夏引进他时,花了1750万欧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意甲

“江南水上威尼斯”新开国风酒店开业就斩获“金马奖”

小径和连廊与庭院组成了古风禅意的美学空间,孕育着一个诗意的江南梦。春桃夏菊,秋枫冬梅,一年四季都体现着不同的美。

檐头沿用了瓦当,表面刻有精美的文字、图案,方寸之间彰显了千年的文化底蕴。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威尼斯联系方式/p>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p

自9月正式开业后,瑞虹天地太阳宫成为了新的“网红”商业地标,人气极高,周边路网流量骤增,威尼斯尤其是位于太阳宫和月亮湾之间的瑞虹路天虹路口,通行压力巨大,周边交通出现部分时段拥堵现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威尼斯

凤凰大影响威尼斯特刊:前威尼斯电影节主席涉嫌倒卖中国影史珍贵胶片_娱乐频道_凤凰网

编者按:这篇文章所述之事是凤凰记者在进行“电影修复”系列策划采访时无意中听到的,由于它可能涉及我国珍贵胶片的损坏,我们便对此事进行了进一步追查。虽然事情发生在2005年,但兹事体大,我们认为有必要将其公之于众。以下所有采访摘录均有录音为依据,也同时欢迎了解此事真相的人与我们及时联系,凤凰电影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资料馆称,马可-穆勒当年以“学术交流”为名从中资馆处借出这10部电影,并“变相”将其据为己有。

凤凰网娱乐讯记者波米报道八年前,正值“中国电影百年”纪念,当时曾有一则新闻在各大媒体平台上同时出现,虽然标题不尽相同,但其内容基本一致:威尼斯主席马可-穆勒(Marco Mller)将帮助中国修复10-15部经典老电影。用现在的话讲,这是“喜大普奔”的事,媒体在当时也对马可-穆勒多有溢美之词在他担任威尼斯主席期间,华人导演曾连续三年问鼎金狮奖。而马可-穆勒从未否认过自己所施加的影响力。或许因为这样的“恩惠”,也或许因为国内媒体的不求甚解,有关那次活动“修复效果如何”、“是否在国内展映”以及“修复版归属何处”等事件一直鲜有报道。

八年后,我们在围绕“电影修复”话题进行采访时,从中国电影资料馆(后称“中资馆”)处得知了这件事的原委和经过,中资馆方面道出的内幕让人颇为惊讶:

马可-穆勒当年以“学术交流”为名从中资馆处借出这10部电影,随后他的团队甩开了中方人员在罗马和博洛尼亚完成修复工作并将修复版版权据为己有。而中资馆所提供的珍贵胶片也因这次修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其中《新女性》的原始负片完全被毁,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资料馆同时表示,马可-穆勒将修复版在威尼斯、巴黎及纽约等地都进行了展映,唯独没有表达过任何拿到中国放映的意思,修复版始终牢牢握在他们手中。而他因展映而拉来的赞助商也可能为其本人带来了不少“好处”,这其中包括了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数十万欧元的捐助基金。

凤凰记者就此事独家采访了马可-穆勒本人、中国电影资料馆、普拉达基金会以及其它相关从业人士,力求还原事件真相。

马:资料馆的胶片根本不对;资:我们俩里有一个在说谎;普拉达:这些事儿别问我

中资馆方面给出的说法大体上为上文呈现的版本。而马可-穆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述内容则大概是这样:

2005年1月,马可穆勒称自己在拿到中国电影资料馆这10部电影的素材后,找到了当时在美国任职的修复师尼古拉-马赞蒂帮他在罗马的Technicolor公司进行这10部电影的修复,马赞蒂曾为多部“卓别林电影”做过修复,他本人也是著名的“博洛尼亚修复实验室”(LImmagine Ritrovata)的创始人之一,但这次修复此工作室并没参与。①最开始修复这10部华语电影的资金大概有30万欧元,其中15万由普拉达基金会提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威尼斯另外15万则由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穆勒称,自打修复刚一开始时,马赞蒂就不断向他汇报“中资馆提供素材不全”这一情况,比如《小城之春》的胶片遗失了一段20秒的戏。马可-穆勒表示,连他在中国街边随手买的盗版碟里都有这20秒内容。②而且自己在参加一个座谈会时,还看到资料馆带去的《小城之春》中也有这些内容,这让他非常震惊。

另一方面,穆勒认为中资馆提供的胶片版本已经很差了,他说这10部中一些电影拷贝甚至是60-80年代才翻录的,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修复。穆勒称自己曾与中资馆方面不断进行沟通,希望对方可以提供更好的素材,但中资馆“根本不愿意管”。所以修复工作在大概进行到一半时就停止了。

至于后来的放映,马可穆勒认为这些电影到现在还没有修完,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普拉达基金会也很不满意。在威尼斯影展放过一次?穆勒对此的解释是:“威尼斯花了那么多钱当然还是要放一场。”但对于在纽约林肯中心的放映,穆勒称那完全是广电总局给他写信要求放的,他对此很不情愿。

至于为什么没有将修复版拿到中国来放映,马可穆勒称,那是因为资料馆没有继续给他们提供素材,这些电影还没修完,所以他不愿意拿给中国观众放,不过虽然这些修复版的拷贝则存放于威尼斯双年展的仓库里,但他们早把一套修复版的DVD交给了资料馆。

①记者向马可穆勒念了他当时接受《参考消息》的专访;当时他所透露的10部电影修复总成本是60万欧元。穆勒马上改口称“那就是60万。”,并补充说,“如果想继续修复要花到100万的。”但后来记者再继续追问资金如何分配时,马可穆勒称自己“具体数字记不清了。”

②就马可穆勒当时所说的国内座谈会,是2005年的“回顾与展望纪念中国电影100周年国际论坛”,而这个论坛当年也发了通稿。通稿上清楚的写着《小城之春》其实只是放映了片段,而且从通稿的字句可以推断,这个会上《小城》片源是由马可穆勒自己提供的。穆勒随即改口说,那次的《小城之春》确实是个两分钟的片段,“当时我是为了告诉大家,这10部电影里95%的画面都和这个示范片段修复水平的差不多。”

左英先生近日前往了中资馆位于西安的片库,亲自确认了《新女性》负片被毁的样貌。

不过从更多信息点上推翻这套说辞的还是当时作为中资馆代表前往意大利的左英:“马可-穆勒和我们当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话。”左英向记者回忆起了他当时出差的经过,“首先,整个电影修复工程是在罗马和博洛尼亚两个城市的两家机构分别完成的,当时罗马的Technicolor主要负责影片后期的调色及合成工序;而博洛尼亚修复实验室则负责扫描及其他前期修复环节,每一个电影都是分这两大块在这两个地方修的。而且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刚到罗马的时候,连个接机的人都没有,我们等了半天才来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给我们送长途车的票,这车票就是从罗马坐到博洛尼亚的。”

而关于修复时是否有马赞蒂就不断抱怨“中资馆提供素材不全”的情况,左英也断然否认,“当时我们领导很重视这件事,一听说是修复过卓别林的人要来给咱们修片子,怎么可能给他不怎么样的素材?实际上,当时我们是邀请马赞蒂亲自到我们位于西安的片库里让他一条一条挑选的,他在我们的库里整整挑了一天,怎么可能还素材不全?”

而且左英还谈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底片损毁。“这些素材拿出去的时候没问题,但他们还回来时就不一样了。他们当时在修复之前实际上用了湿印法把胶片过了一遍水,但在湿印之后要风干这些胶片才行,如果不经风干就放回库里,胶片很快就会变质的。他们并没告知我们这一点,最后还回来的胶片或多或少都出现了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新女性》,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损毁了。而且恰恰这部电影提供给他的还是负片。这使得我们后来自己再修复《新女性》时都只能用其它拷贝来修了。”

负片,即电影拍摄所用胶片,其唯一性和珍贵程度相当于作家的手稿。如果一部电影的其他拷贝损毁,理论上都可以根据负片再翻正一版;但如果负片本身被损毁,其损失则是不可挽回的。而一部电影的重要性越高,这一损失所造成的影响也就越大。拍摄于1934年的《新女性》是我国著名演员阮玲玉的代表作,也是我国女性主义电影的里程碑之作,此片导演是“第二代”代表人物蔡楚生,而作曲则是《国歌》作者聂耳《新女性》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就在发稿前一天,左英先生再次前往了中资馆位于西安的片库,亲自确认了《新女性》负片被毁的样貌。他告诉记者,必要时甚至可以提供相关图片。

而另一个应予以考证的信息点是这次修复能否带来收益。左英透露:“中资馆向马可-穆勒方面提供了这10部电影的原始素材,但他们除了负责我们俩7天的食宿以外,什么也没给我们。他说的那个高清DVD,我们这儿根本没人见过。”那么,马可-穆勒是否凭这10部电影捞到“好处”呢?左英称,“起码他在巴黎办过展映,那次他让总局的人与使馆方面协调来着,总局的人后来跟我们说,仅那一次的展映他就拿了30万欧元的赞助。”

不仅是展映,这些电影的DVD发行权都有可能已经被卖到了世界各地。记者在Cinema-epoch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专售邪典片和外语片的碟商的官网上看到了2005年被穆勒带到意大利的这10部影片,除了这些,那家网站还出售着同时期的许多中国电影。那些电影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带到海外?是否有更多人在借修复之名倒卖中国老片片源呢?

记者向碟商Cinema-epoch、威尼斯双年展以及普拉达基金会分别发送了相应内容的邮件,但Cinema-epoch及威尼斯双年展方面至今没有回复。而普拉达基金会的新闻官Andrea Goffo则在回信中称,他们确实曾与马可-穆勒一同进行过电影修复工程,但具体细节还请记者咨询马可-穆勒本人。记者从另一可靠信息源得知,这封置评邮件让普拉达基金会内部十分震惊,他们在给记者正式反馈之前先行告知了马可-穆勒,但其具体商讨结果不得而知。

事实上,这10部电影实际上是属于超过50年版权保护期的“公版电影”。那么,马可-穆勒若真以这样的形式拿到修复版片源,是否涉及侵权,又是否可以获益呢?

对此记者访问了从事正版DVD制作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即便中资馆所提供的原始胶片属于公版状态,但一旦脱离原始胶片而翻制成“修复版”,后者的版权期限就要进行重新计算。”这样理解,马可-穆勒其实是钻了一个法律空子:他从资料馆搞到“公版”胶片,在没有与资料馆签署有效合同的情况下,制作了带有单独版权的“修复版电影”;他即便再把“公版”胶片还回去,自己也握有这10部电影的版权了。而且那些年代久远的“公版”胶片,尤其是负片,则根本不具备直接放映可能。很合理的一个推论是,当《新女性》原始底片因马可-穆勒而完全损毁之后,他手上根据原始底片修复的这个版本自然会价值陡增。国内电影修复专家吴觉人先生表示,“以当时那个年代的胶片质量而论,按其它翻正胶片扫描出来的画质可能仅是用负片扫出来的1/3-1/8。而如果用那种放映过很多次的普通拷贝扫描,画质差距可能还要大。”可见,马可-穆勒现在手上的修复版《新女性》几乎已成“孤本”,其价值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新女性》负片的损毁也给马可-穆勒带来了一定风险。据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的姚克枫律师介绍说,我国的著作权法在划分时分为“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上文所指的“50年保护期”仅适用于“著作财产权”;法律对“著作人身权”的保护则是永久的。而“著作人身权”中包括了“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如果是一些非主观因素导致了电影胶片的损毁,那么他实际上侵犯了物品所有方的物权。但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个人是故意损毁的电影负片,那么它就相当于是在损毁作者手稿的那类情况,这就可能牵扯到侵犯著作人身权的事情了,性质就变了。”

当然,无论马可-穆勒是否有故意损毁原始底片的动机,中资馆作为胶片的保存方,轻易将珍贵底片送出国门,显然也有失当之处。这些年因“缺少相关经验”而屡遭“涉外机构”暗算的事例也不仅仅局限在电影领域。按目前这件事的信息判断,双方都应对《新女性》负片被毁承担部分责任。

马克-穆勒七十年代留学中国,后先后担任多个电影节的主席,是把中国电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对于内地的从业者与媒体而言,马克有着“白求恩”般亲民的形象。他的中方选片人兼助理说,“马克-穆勒先生为中国电影操劳了一辈子”这个光环帮助了他在内地文化领域畅通无阻,《新女性》胶片损毁事件的四年后,马克-穆勒再次以修复之名得到了一家外国表业高达175万的赞助费。这一次, 他打算修复谢晋导演的《舞台姐妹》。此事后来无结果,其原因也众说纷纭。不过中资馆的左英强调,在中国内地,一部电影的修复费用大概15万人民币左右。

当记者询问多位业内人士请求置评时,更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人们对马可的看法出奇的一致:“此人做这种事毫不稀奇。”一位曾在威尼斯获奖的电影人还讲了另外的桥段,马可-穆勒“建议”某内地导演往自己影片中多加“社会阴暗面”,并保证这样可以获奖。这位导演踌躇满志,最终空手而归。类似的段子在圈子里总会流传得很快,但看起来并未影响马克先生的左右逢源。在他们心目中,马克-穆勒仍是那位曾经帮助华语电影赢得金狮,并在未来日子里继续为我们提供福祉与关注度的“大人物”。从“江湖老手”到“意大利的白求恩”,到底是谁保护了他的羽毛?

本文所有采访均为记者一手采集所得,转载请注明出处。此文采访信息源包括但不限于:中国电影资料馆,普拉达基金会,马可-穆勒及其中方选片人,姚克枫律师,吴觉人,妖灵妖,太平梳打;特别鸣谢:徐元。

资料馆称,马可-穆勒当年以“学术交流”为名从中资馆处借出这10部电影,并“变相”将其据为己有。

凤凰网娱乐讯记者波米报道八年前,正值“中国电影百年”纪念,当时曾有一则新闻在各大媒体平台上同时出现,虽然标题不尽相同,但其内容基本一致:威尼斯主席马可-穆勒(Marco Mller)将帮助中国修复10-15部经典老电影。用现在的话讲,这是“喜大普奔”的事,媒体在当时也对马可-穆勒多有溢美之词在他担任威尼斯主席期间,华人导演曾连续三年问鼎金狮奖。而马可-穆勒从未否认过自己所施加的影响力。或许因为这样的“恩惠”,也或许因为国内媒体的不求甚解,有关那次活动“修复效果如何”、“是否在国内展映”以及“修复版归属何处”等事件一直鲜有报道。

八年后,我们在围绕“电影修复”话题进行采访时,从中国电影资料馆(后称“中资馆”)处得知了这件事的原委和经过,中资馆方面道出的内幕让人颇为惊讶:

马可-穆勒当年以“学术交流”为名从中资馆处借出这10部电影,随后他的团队甩开了中方人员在罗马和博洛尼亚完成修复工作并将修复版版权据为己有。而中资馆所提供的珍贵胶片也因这次修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其中《新女性》的原始负片完全被毁,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资料馆同时表示,马可-穆勒将修复版在威尼斯、巴黎及纽约等地都进行了展映,唯独没有表达过任何拿到中国放映的意思,修复版始终牢牢握在他们手中。而他因展映而拉来的赞助商也可能为其本人带来了不少“好处”,这其中包括了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数十万欧元的捐助基金。

凤凰记者就此事独家采访了马可-穆勒本人、中国电影资料馆、普拉达基金会以及其它相关从业人士,力求还原事件真相。

马:资料馆的胶片根本不对;资:我们俩里有一个在说谎;普拉达:这些事儿别问我

中资馆方面给出的说法大体上为上文呈现的版本。而马可-穆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述内容则大概是这样:

2005年1月,马可穆勒称自己在拿到中国电影资料馆这10部电影的素材后,找到了当时在美国任职的修复师尼古拉-马赞蒂帮他在罗马的Technicolor公司进行这10部电影的修复,马赞蒂曾为多部“卓别林电影”做过修复,他本人也是著名的“博洛尼亚修复实验室”(LImmagine Ritrovata)的创始人之一,但这次修复此工作室并没参与。①最开始修复这10部华语电影的资金大概有30万欧元,其中15万由普拉达基金会提供,另外15万则由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穆勒称,自打修复刚一开始时,马赞蒂就不断向他汇报“中资馆提供素材不全”这一情况,比如《小城之春》的胶片遗失了一段20秒的戏。马可-穆勒表示,连他在中国街边随手买的盗版碟里都有这20秒内容。②而且自己在参加一个座谈会时,还看到资料馆带去的《小城之春》中也有这些内容,这让他非常震惊。

另一方面,穆勒认为中资馆提供的胶片版本已经很差了,他说这10部中一些电影拷贝甚至是60-80年代才翻录的,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修复。穆勒称自己曾与中资馆方面不断进行沟通,希望对方可以提供更好的素材,但中资馆“根本不愿意管”。所以修复工作在大概进行到一半时就停止了。

至于后来的放映,马可穆勒认为这些电影到现在还没有修完,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普拉达基金会也很不满意。在威尼斯影展放过一次?穆勒对此的解释是:“威尼斯花了那么多钱当然还是要放一场。”但对于在纽约林肯中心的放映,穆勒称那完全是广电总局给他写信要求放的,他对此很不情愿。

至于为什么没有将修复版拿到中国来放映,马可穆勒称,那是因为资料馆没有继续给他们提供素材,这些电影还没修完,所以他不愿意拿给中国观众放,不过虽然这些修复版的拷贝则存放于威尼斯双年展的仓库里,但他们早把一套修复版的DVD交给了资料馆。

①记者向马可穆勒念了他当时接受《参考消息》的专访;当时他所透露的10部电影修复总成本是60万欧元。穆勒马上改口称“那就是60万。”,并补充说,“如果想继续修复要花到100万的。”但后来记者再继续追问资金如何分配时,马可穆勒称自己“具体数字记不清了。”

②就马可穆勒当时所说的国内座谈会,是2005年的“回顾与展望纪念中国电影100周年国际论坛”,而这个论坛当年也发了通稿。通稿上清楚的写着《小城之春》其实只是放映了片段,而且从通稿的字句可以推断,这个会上《小城》片源是由马可穆勒自己提供的。穆勒随即改口说,那次的《小城之春》确实是个两分钟的片段,“当时我是为了告诉大家,这10部电影里95%的画面都和这个示范片段修复水平的差不多。”

左英先生近日前往了中资馆位于西安的片库,亲自确认了《新女性》负片被毁的样貌。

不过从更多信息点上推翻这套说辞的还是当时作为中资馆代表前往意大利的左英:“马可-穆勒和我们当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话。”左英向记者回忆起了他当时出差的经过,威尼斯“首先,整个电影修复工程是在罗马和博洛尼亚两个城市的两家机构分别完成的,当时罗马的Technicolor主要负责影片后期的调色及合成工序;而博洛尼亚修复实验室则负责扫描及其他前期修复环节,每一个电影都是分这两大块在这两个地方修的。而且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刚到罗马的时候,连个接机的人都没有,我们等了半天才来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给我们送长途车的票,这车票就是从罗马坐到博洛尼亚的。”

而关于修复时是否有马赞蒂就不断抱怨“中资馆提供素材不全”的情况,左英也断然否认,“当时我们领导很重视这件事,一听说是修复过卓别林的人要来给咱们修片子,怎么可能给他不怎么样的素材?实际上,当时我们是邀请马赞蒂亲自到我们位于西安的片库里让他一条一条挑选的,他在我们的库里整整挑了一天,怎么可能还素材不全?”

而且左英还谈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底片损毁。“这些素材拿出去的时候没问题,但他们还回来时就不一样了。他们当时在修复之前实际上用了湿印法把胶片过了一遍水,但在湿印之后要风干这些胶片才行,如果不经风干就放回库里,胶片很快就会变质的。他们并没告知我们这一点,最后还回来的胶片或多或少都出现了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新女性》,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损毁了。而且恰恰这部电影提供给他的还是负片。这使得我们后来自己再修复《新女性》时都只能用其它拷贝来修了。”

负片,即电影拍摄所用胶片,其唯一性和珍贵程度相当于作家的手稿。如果一部电影的其他拷贝损毁,理论上都可以根据负片再翻正一版;但如果负片本身被损毁,其损失则是不可挽回的。而一部电影的重要性越高,这一损失所造成的影响也就越大。拍摄于1934年的《新女性》是我国著名演员阮玲玉的代表作,也是我国女性主义电影的里程碑之作,此片导演是“第二代”代表人物蔡楚生,而作曲则是《国歌》作者聂耳《新女性》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就在发稿前一天,左英先生再次前往了中资馆位于西安的片库,亲自确认了《新女性》负片被毁的样貌。他告诉记者,必要时甚至可以提供相关图片。

而另一个应予以考证的信息点是这次修复能否带来收益。左英透露:“中资馆向马可-穆勒方面提供了这10部电影的原始素材,但他们除了负责我们俩7天的食宿以外,什么也没给我们。他说的那个高清DVD,我们这儿根本没人见过。”那么,马可-穆勒是否凭这10部电影捞到“好处”呢?左英称,“起码他在巴黎办过展映,那次他让总局的人与使馆方面协调来着,总局的人后来跟我们说,仅那一次的展映他就拿了30万欧元的赞助。”

不仅是展映,这些电影的DVD发行权都有可能已经被卖到了世界各地。记者在Cinema-epoch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专售邪典片和外语片的碟商的官网上看到了2005年被穆勒带到意大利的这10部影片,除了这些,那家网站还出售着同时期的许多中国电影。那些电影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被带到海外?是否有更多人在借修复之名倒卖中国老片片源呢?

记者向碟商Cinema-epoch、威尼斯双年展以及普拉达基金会分别发送了相应内容的邮件,但Cinema-epoch及威尼斯双年展方面至今没有回复。而普拉达基金会的新闻官Andrea Goffo则在回信中称,他们确实曾与马可-穆勒一同进行过电影修复工程,但具体细节还请记者咨询马可-穆勒本人。记者从另一可靠信息源得知,这封置评邮件让普拉达基金会内部十分震惊,他们在给记者正式反馈之前先行告知了马可-穆勒,但其具体商讨结果不得而知。

事实上,这10部电影实际上是属于超过50年版权保护期的“公版电影”。那么,马可-穆勒若真以这样的形式拿到修复版片源,是否涉及侵权,又是否可以获益呢?

对此记者访问了从事正版DVD制作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即便中资馆所提供的原始胶片属于公版状态,但一旦脱离原始胶片而翻制成“修复版”,后者的版权期限就要进行重新计算。”这样理解,马可-穆勒其实是钻了一个法律空子:他从资料馆搞到“公版”胶片,在没有与资料馆签署有效合同的情况下,制作了带有单独版权的“修复版电影”;他即便再把“公版”胶片还回去,自己也握有这10部电影的版权了。而且那些年代久远的“公版”胶片,尤其是负片,则根本不具备直接放映可能。很合理的一个推论是,当《新女性》原始底片因马可-穆勒而完全损毁之后,他手上根据原始底片修复的这个版本自然会价值陡增。国内电影修复专家吴觉人先生表示,“以当时那个年代的胶片质量而论,按其它翻正胶片扫描出来的画质可能仅是用负片扫出来的1/3-1/8。而如果用那种放映过很多次的普通拷贝扫描,画质差距可能还要大。”可见,马可-穆勒现在手上的修复版《新女性》几乎已成“孤本”,其价值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新女性》负片的损毁也给马可-穆勒带来了一定风险。据德和衡律师事务所的姚克枫律师介绍说,我国的著作权法在划分时分为“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上文所指的“50年保护期”仅适用于“著作财产权”;法律对“著作人身权”的保护则是永久的。而“著作人身权”中包括了“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如果是一些非主观因素导致了电影胶片的损毁,那么他实际上侵犯了物品所有方的物权。但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个人是故意损毁的电影负片,那么它就相当于是在损毁作者手稿的那类情况,这就可能牵扯到侵犯著作人身权的事情了,性质就变了。”

当然,无论马可-穆勒是否有故意损毁原始底片的动机,中资馆作为胶片的保存方,轻易将珍贵底片送出国门,显然也有失当之处。这些年因“缺少相关经验”而屡遭“涉外机构”暗算的事例也不仅仅局限在电影领域。按目前这件事的信息判断,双方都应对《新女性》负片被毁承担部分责任。

马克-穆勒七十年代留学中国,后先后担任多个电影节的主席,是把中国电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对于内地的从业者与媒体而言,马克有着“白求恩”般亲民的形象。他的中方选片人兼助理说,“马克-穆勒先生为中国电影操劳了一辈子”这个光环帮助了他在内地文化领域畅通无阻,《新女性》胶片损毁事件的四年后,马克-穆勒再次以修复之名得到了一家外国表业高达175万的赞助费。这一次, 他打算修复谢晋导演的《舞台姐妹》。此事后来无结果,其原因也众说纷纭。不过中资馆的左英强调,在中国内地,一部电影的修复费用大概15万人民币左右。

当记者询问多位业内人士请求置评时,更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人们对马可的看法出奇的一致:“此人做这种事毫不稀奇。”一位曾在威尼斯获奖的电影人还讲了另外的桥段,马可-穆勒“建议”某内地导演往自己影片中多加“社会阴暗面”,并保证这样可以获奖。这位导演踌躇满志,最终空手而归。类似的段子在圈子里总会流传得很快,但看起来并未影响马克先生的左右逢源。在他们心目中,马克-穆勒仍是那位曾经帮助华语电影赢得金狮,并在未来日子里继续为我们提供福祉与关注度的“大人物”。从“江湖老手”到“意大利的白求恩”,到底是谁保护了他的羽毛?

本文所有采访均为记者一手采集所得,转载请注明出处。此文采访信息源包括但不限于:中国电影资料馆,普拉达基金会,马可-穆勒及其中方选片人,姚克枫律师,吴觉人,妖灵妖,太平梳打;特别鸣谢:徐元。

创办于1932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电影节,即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电影节,号称“国际电影节之父”。

没有老板?被抛弃的升班马 22年后迎意甲首胜!万人狂欢庆祝1-0

原标题:没有老板?被抛弃的升班马 22年后迎意甲首胜!万人狂欢庆祝1-0

在昨天晚间意甲第7轮中,升班马萨勒尼塔纳主场1-0小胜热那亚。这场胜利,使得现场上万球迷如夺冠般欢庆。对于萨勒尼塔纳而言,他们等待意甲胜利已经太久太久了。萨勒尼塔纳上一次在意甲中获胜,还要追溯到22年前!

全场唯一进球,萨勒尼塔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萨勒尼塔纳出现在第66分钟时。卡斯塔诺斯右路角球传中,5分钟前刚替补出场的久里奇前点高高跃起头球后蹭,皮球击中马克西莫维奇背部后弹入网窝中。久里奇上次在意甲进球还要追溯到14/15赛季,当时他在切塞纳效力。随后久里奇在意乙和英冠分别效力了5年半和1年半,如今他终于时隔2421天后再次在意甲中破门。

萨勒尼塔纳创立于1919年,但本赛季只是该队第三次参加意甲联赛。在47/48赛季中,萨勒尼塔纳首次打进意甲但立刻降级。在98/99赛季中,萨勒尼塔纳第二次出战意甲,萨勒尼塔纳但以1分劣势落后于佩鲁贾降级。萨勒尼塔纳上一次在意甲中获胜,发生在1999年5月16日,当时他们在主场2-1战胜了维琴察。在本赛季前6轮中,萨勒尼塔纳1平5负没赢过球。

萨勒尼塔纳这匹升班马,可以被视为“遭到抛弃的球队”。萨勒尼塔纳的大老板之一,是拉齐奥主席洛蒂托。按照意甲规定,任何人不得在同一个赛季中在同一级别联赛中拥有两支球队。洛蒂托显然不可能出售拉齐奥,他最终在6月份将萨勒尼塔纳委托给一家秘密信托公司,并会在随后半年内将其出售。

如今的萨勒尼塔纳,其实处于没有老板的“代售状态”。洛蒂托的退出,也使得萨勒尼塔纳失去了9名拉齐奥系球员,该队今夏不得不引援16人被迫重组,该队最著名的新援就是38岁的里贝里。在这场赛季首胜中,里贝里踢满全场,他在第91分钟时吃到了一张黄牌。

意甲:罗马胜萨勒尼塔纳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轮比赛中,罗马队客场以4比0战胜萨勒尼塔纳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轮比赛中,罗马队客场以4比0战胜萨勒尼塔纳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轮比赛中,罗马队客场以4比0战胜萨勒尼塔纳队。萨勒尼塔纳

8月29日,萨勒尼塔纳罗马队球员佩雷斯(右)与萨勒尼塔纳队球员乔尔·奥比在比赛中拼抢。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轮比赛中,罗马队客场以4比0战胜萨勒尼塔纳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萨勒尼塔纳

意甲:国际米兰平尤文图斯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9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尤文图斯队。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9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尤文图斯队。

10月24日,国际米兰队球员哲科(左)与尤文图斯队球员莫拉塔在赛后握手致意。

当日,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9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尤文图斯队。

当日,意甲在2021-2022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9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尤文图斯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意甲

迪马济奥谈意甲争冠形势:米兰和那不勒斯将竞争到最后

直播吧10月26日讯 在意大利天空体育中,意大利转会专家迪马济奥谈到了本赛季意甲联赛的冠军之争,他认为米兰和那不勒斯将竞争到最后。

迪马济奥表示:“米兰上赛季曾竞争意甲冠军,但在后期状态出现了下滑。本赛季他们仍将继续争冠,他们已经为此努力工作很长一段时间。”

“那不勒斯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只是安古伊萨加盟了球队,意甲但是那不勒斯很快就达到了最佳状态,他们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这令人感到惊讶。我认为米兰和那不勒斯将为意甲冠军竞争到最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意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