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年中国船员怒杀7名韩国人被判极刑文在寅出面辩护结局如何?

1996年8月2日,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平常得没有什么念想的日子,但对漂泊在太平洋上的佩斯卡玛号渔船来说,却是一个让船员们刻骨铭心的恐怖日子。

当日凌晨3点,夜色依然笼罩着大海,佩斯卡玛号渔船上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但谁也不知道的是,一场血腥屠杀就在此刻发生了。

船上6名中国朝鲜族船员,趁着夜色,一口气杀死了韩国渔船上的船长等6名韩国管理人员、1名中国朝鲜族船员、3名印尼籍船员和1名韩国籍临时乘客等11人。

那么,这些中国船员为什么要铤而走险,杀死这11人呢?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才会导致他们不顾后果地要致人于死地呢?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佩斯卡玛号发生的这一起骇人听闻的屠杀事件,却有着此类事件固有的逻辑。

佩斯卡玛号,是一艘挂洪都拉斯旗帜的韩国太阳公司下属的渔船,排水量只有217吨。船上共有25人,其中7人是韩国人,占据了船长和渔船的全部技术管理岗,另外还有7名中国朝鲜族工人,10名印尼籍工人以及1名临时搭船的韩国年轻人。

这7名来船上打工的中国朝鲜族工人,分别是全在千、李春胜、白忠范、崔锦浩、朴君男、崔日奎和崔万峰,都是吉林通化人,每个人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要不然谁也不会来到这茫茫的大海上出苦力帮人打鱼。

全在千,是这7名中国船员里面年纪最大的,有44岁了,是一名,曾经当过村小学音乐老师。

全在千此前有过2年远洋捕捞经验,曾经也是在太平洋水域的韩国渔船上干活,辛辛苦苦赚了5万元补贴家用。但因为家里的老母亲卧病在床,还有3个孩子,其中两个女儿正上大学,开销实在太大。光给老母亲看病,不但花光了此前出海赚的钱,还欠了一屁股外债,不得不再次出海赚钱。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条不归路。

新婚不久的李春胜,为了盖房子欠了一屁股外债,只得抛下刚刚怀孕的妻子出海打渔。

白忠范则更惨,患有严重小儿麻痹的儿子都10岁了,却仅仅只有3岁孩子的智商。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不得不咬牙出海赚钱。

另外几个人的情况也都差不多,都是家徒四壁的人家,走投无路的这7个人,通过劳务公司牵线,都来到了佩斯卡玛号打工。

这几个人除了全在千,都是第一次出海的新手,20多岁的他们对大海一无所知,对海上远洋打鱼更是新手中的新手。而全在千自己,也因为年纪大了,差一点不能成行,因为远洋渔船基本上都不要年纪大的。

他们这几个人被佩斯卡玛号录用了,但附加了一个苛刻的条件,每个人需要缴纳2万元的保证金,必须干满2年,如果中途退出,保证金不退。

一切准备停当,1996年6月16日,全在千等7人终于登上了佩斯卡玛号,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海上远洋捕捞作业,主要任务是捕捞金枪鱼。

他们在憧憬未来的美好之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佩斯卡玛号之旅,只是他们的一场噩梦。

除了他们,在船上打工的还有6名印尼人,因为都是打工的,大家相处还算和谐。

但让他们感到不舒服的是,船上那些管理者,不但对印尼船员不友好,对他们这些同样为朝鲜族的中国人,一样的非打即骂,根本没有什么同族情谊。

实际上,他们踏足的这艘佩斯卡玛号渔船,在韩国就是一艘臭名远扬的恶船。该船船长是崔基泽,大副李仁锡,甲板长姜仁浩,机械长金昌烈、机械师朴宗胜、金新日和厨师长徐章柱。

在此之前,该船的前任船长就指使时任大副的崔基泽把一名印尼籍工人打成重伤,导致印尼的抗议和其余船员愤怒离船,该船长不得不被撤职。但令人不解的是,直接打人的大副崔基泽却被提拔为船长,代价仅仅是写了一份不痛不痒的所谓悔过书。

这样的人做了佩斯卡玛号的船长,这些在船上讨生活的打工人,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果不其然,他们刚到船上的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就被甲板长姜仁浩一阵“懒鬼”“蠢猪”的粗俗叫骂声惊醒了。只见姜仁浩凶神恶煞一般地吆喝着这些中国船员,让他们起来到甲板上干活。

要知道,除了全在千,其他几个人都是初次出海,早被第一天遇到的海上狂风颠簸吐得七荤八素,有的人甚至连苦胆汁都吐了出来,可以说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适应和恢复体力,但姜仁浩根本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只管连打带骂地要求大家起来吃饭干活。

谁知道,他们这个时候胃里那个难受啊,把刚吃过的早饭又一股脑地吐了出来,眼泪鼻涕都呛出来了。

但船长崔基泽和姜仁浩并没有因此对他们网开一面,而是变本加厉地让他们在甲板上开始学习捕鱼的技术。

这对既晕船又呕吐的新手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姜仁浩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对他们又是一阵打骂。

至此,这些朝鲜族船员们彻底认清了现实,船长等韩国船员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干活赚钱的机器,稍有不顺就可以非打即骂的发泄对象。

船长崔基泽根本就没有起好的带头作用,他甚至把这些朝鲜族同胞称为“一群臭要饭的”!

姜仁浩就更过分了,他曾经这样侮辱李春胜,看他们的对话,就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火冒三丈:

要是在正常情况下这样问话,被问话的人早一个大耳刮子招呼上去了,但现在的李春胜不敢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他知道姜仁浩不怀好意,但也只好回答“当然从妻子的肚子里出来。”

如果就这样也算了,谁知道这个杀千刀的姜仁浩得寸进尺地侮辱李春胜,他像戏弄小丑一样,狂笑着拍打李春胜的头说“难道不是从你家母狗的肛门里掉出来的吗?”

姜仁浩这极具侮辱性的话一出口,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这些韩国管理者为什么对这些打工人态度这么恶劣哪?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阴暗的报复心理在作怪。他们这些出海打渔的,虽然是船上的管理者,属于船上的高层,但他们本国社会上的地位并不高,也是属于被歧视的一类人。但偏偏就是这类人,一旦拥有了权力,就会对更不如自己的人进行变本加厉的侮辱,以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

如果仅仅是言语上的辱骂和轻微的暴力,这些船员们还可以忍受,但他们的忍让并没有换来好日子,反而带给他们变本加厉地伤害。

姜仁浩先是嫌崔锦浩动作慢,抓起捕鱼器具就朝他劈头盖脸地一阵狂打,把个崔锦浩打得鼻子耳朵都冒血,但却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地忍受。

船员白忠范同样被毒打过,船长崔基泽嫌他动作不熟练,不但恶语相向破口大骂,甚至暴跳如雷地抓起几条鱼,对着白忠范边砸边骂“如此无能!就是欠教训!”

这些第一次出海的中国船员每一个都挨了不少的打骂,就连出海老手全在千也没有逃过姜仁浩的打骂,把没有犯任何错误的全在千一顿劈头盖脸地暴打,毫无防备的全在千顿时血流如注,而姜仁浩打他没有任何理由,就是想打他。姜仁浩打全在千的时候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你以为我前几天不打你,以后也不会打你了?”

印尼籍的船员待遇也好不到哪里,船员诺曼因为没有把鱼绳绑紧,姜仁浩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大巴掌拍过去,打得他眼睛都肿了起来。

这些韩国管理者打人的原因,除了前面说的等级观念造成的报复快感心理外,还有就是船员们的捕鱼量与他们这些韩国管理者的收入有关。

船员们的收入是固定的,而这些韩国人的收入是没有底薪的,和捕捞量挂钩,加上这些韩国人本身管理素质与水平也不行,暴力就是他们唯一的手段,这也是他们拼命以暴力辱骂为手段逼迫船员们干活的主要原因。

他们当人不怕,因为渔船大部分时间是在公海上,而且挂靠的国家洪都拉斯本身就不稳定,谁有工夫管这些船员们的死活呢?

全在千等人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写一封自己会按时完成每天的捕捞任务,但希望船长和甲板长不要打人的信,委托对船员们比较友好的大副李仁锡交给船长。

但李仁锡并没有当即就把信交给船长,因为他也害怕船长和甲板长。就因为他经常替船员们说好话,被船长教训了好几次,甚至威胁他如果再替中国人说好话,就连他也一起打了。

当天,李春胜等人又一次因为被嫌干活慢,被船长崔基泽抽打,还命令所有的船员全部跪下,崔基泽则手持钢管对着大家的屁股就打。

这时,曾经练过功夫的李春胜忍无可忍,在船长打他的时候,反手一个锁喉勒住了船长的脖子。

这时,其他中国船员和印尼船员都动作起来,团结一致准备对付韩国人可能采取的攻击。

一看这些船员们要集体造反了,刚才还在疯狂叫嚣打人的船只一下子蔫了,不得不答应以后不再打骂船员们,这才暂时平息了船员们的怒火。

但这个船长非常阴险狡猾,表面上答应不再打人,但却把船员们工作量和工作时间大大地提高了,甚至经常每天工作高达20个小时!这让这些本身就备受折磨的船员们苦不堪言。

除了那名叫崔万峰的中国船员平时喜欢巴结韩国船长,被分配的工作轻松些外,其他6人尤其是全在千,分配的几乎都是最累最难的活,有一次全在千累的差一点掉到大海里。

而和船长发生过直接冲突的李春胜,则被安排到最靠近冷库的一张床上睡觉,天天冻得浑身发抖。

7月28日,一名叫卢比的印尼船员强烈要求离船的,全在千奉命把他送到附近的一条韩国渔船上。但在交接的时候,两艘渔船的韩国船长之间的对话让全在千无意间听到了,崔基泽要求那名船长把卢比弄死扔大海里喂鱼,因为崔基泽说这个卢比不听话,敢拿刀与他叫板。

全在千回来以后把听到的对话与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自己这6名伙伴,大家都吓得不轻,赚钱固然重要,但也得有命才行啊,必须得离开这个人间地狱了。

于是这6个受尽虐待的中国船员提出宁愿那2万元押金不要了,也要离开佩斯卡玛号回国。

狡猾的船长表面上答应他们离开,还让他们签署了“下船保证书”。在大家按完手印,以为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船长崔基泽却恶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兔崽子,想走,有那么容易吗?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只见船长把保证书的背面翻了过来,大家定睛一看,一下子傻眼了,只见背面写道:“6名中国人登船后不服从船长和甲板长指示,随心所欲拒绝工作,并手握凶器企图杀害船长,存在暴行,决定驱逐出船!”

原来,这是船长玩的障眼法,利用船员们急于离开的心理,事先在保证书的背面写下了这么一段话,待船员们签完名按完手印再拿出来,以此威胁要把船员们扔到附近的西萨摩亚的荒岛上,等待他们的,肯定是当地警察的镣铐。

因为他们这6个人在保证书上“同意”了自己对船长的暴力威胁并拒绝执行工作安排,会被西萨摩亚警方关押三个月的时间,而且所有的费用自行负责,否则就得把牢底坐穿。

见自己被船长套牢,这6名中国人苦苦哀求船长,不要把他们送到西萨摩亚,但船长崔基泽根本置之不理,不但坚持把船开往西萨摩亚岛上,甚至还辱骂他们:坐牢你们也需要掏十几万元,你们拿得起吗?让你们的妻子女儿做好到韩国卖淫的准备吧。

甲板长姜仁浩、机械师朴宗胜、机械师金昌烈、厨司长徐长洙、机械师金新日共5人,这个时候全部站了出来,手持铁棍、长刀和斧头等凶器,为船长崔基泽撑腰打气,那气势看,如果中国船员再叽叽歪歪的,他们一定会上去毫不留情地暴打一顿。

可怜的中国船员在闷闷不乐中回到了狭小的舱室,大家商量了一下,打算让对中国人比较友好的大副李仁锡去找船长帮忙求求情,看看能不能网开一面,放大家一条生路。

但李仁锡拒绝了,因为他不能再去替这些中国人说话了,船长已经发话,再替中国人说话,就把他也送到西萨摩亚岛上关起来。

没办法,全在千只得拿出自己珍藏的2盒安宫丸去敲下了船长崔基泽的门。但想不到的是,船长根本不搭理全在千,还把他送的礼物扔了出去。

看到全在千的努力也没有用,加上不断听说以前那些被送到西萨摩亚岛上的船员悲惨经历,萨勒尼塔纳中国船员绝望了。

随着酒越喝越多,大家的愤怒情绪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韩国人这么做,不就是让我们死吗!他们太狠毒了!与其这样被他们折磨死,还不如先干掉他们!反正都是死,那就先让这些毫无人性的韩国人去死吧。

借着酒劲,几个人一不做二不休,大致拟定了一个行动计划,准备在次日,也就是8月2号凌晨开始实施。

3点的太平洋,依然是被夜色深深地笼罩,在大洋上行驶的佩斯卡玛号上,也即将上演一场血腥的屠杀。

全在千和其他几个人先是装作去看李仁锡操舵,乘其不备,猛地一下子把李仁锡按倒绑起来扔到了饮料室里,他们并没有打算杀了李仁锡,因为认为他是个好人,绑起来只是不想让其坏事而已。

然后,由全在千来到船长室,以远处有船只呼叫为由,叫醒了船长崔基泽。因为有船呼叫就通知船长的规定是崔基泽制定的,不知有诈的崔基泽在睡眼蒙眬中随着全在千来到了操舵室。全在千随即关了门,早等候在里面的李春胜、崔锦浩、白忠范等人立即挥舞着捕鱼的长刀向崔基泽一股脑地招呼而来,随即将不知死活的崔基泽抬出抛进了冰冷的太平洋里。

刚进屋,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姜仁浩就被崔锦浩一斧头劈了过来,当过特种兵的姜仁浩急忙躲避,但被埋伏身后的崔日奎一刀扎入他屁股痛苦倒地,几个人随即一拥而上把姜仁浩砍了一通,然后同样被抛入了太平洋里。

姜仁浩是这几个韩国人里对中国船员最狠的人,大家对他也是毫不留情,下的都是死手。

接着,机械师朴宗胜、萨勒尼塔纳机械长金昌烈、厨师长徐章柱也以同样的方法杀死投入了大海。

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天已经有些亮了,只剩下机械师金新日还活着,大家就朝他住的地方跑去。

全在千把他骗了出来后,他看到甲板上的鲜血,加上以前听见的呼救声,知道大事不妙,便立即大声奔跑呼救,但这并没有用,还是被砍伤扔进了太平洋。

但他的呼救声却惊醒了3个印尼船员,他们目睹了金新日被杀的过程,吓得一下子都瑟瑟发抖起来。

但是否也杀了这些目击者呢?大家有点犹豫,毕竟他们和中国船员一样,都是受害者,但被其目击了过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xiqi.com/,萨勒尼塔纳留着也不保险。

这些印尼人只好答应也杀一个韩国人,但杀谁呢?杀李仁锡?显然不行,这是个好人,下不了手。杀另外3名印尼船员?好像也不合适,怎么办?

突然,有人想起船上还有一个临时搭船的只有19岁韩国人崔东浩,他是东源212号的韩国渔船的实习船员,因为有病准备去西萨摩亚岛上治疗。

就这样,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崔东浩,稀里糊涂中做了这3名印尼船员的刀下之鬼,被抛进了茫茫的太平洋。

此时,除了这6名中国船员和3名印尼船员外,船上还有另外一名中国船员崔万峰、3名没有参与杀人的印尼船员活着,他们的命运会如何呢?

此时,全在千他们酒也醒了,杀人的恐惧开始笼罩着他们,也不愿意再继续杀人了。于是,他们就把崔万峰和没有杀人的另外3名印尼人关进了冷库,让其自生自灭。

本来,正常情况下冷库温度在-45°,半个小时就会要人命,但不巧的是冷库坏了,里面的温度只有0°左右,这四个人在里面虽然很冷,也被冻得半死不活的,但冻死还不至于。

过了4天,全在千去观察的时候,发现这几个人还活着。崔万峰看见了全在千,苦苦哀求放了他,但全在千知道不能心软。

眼看船只离日本越来越近,全在千等人等不及了,狠了狠心,将崔万峰4个人从冷库里拖出扔进了大海。

至此,这场因为恐惧而导致的屠杀事件中,全在千他们一共杀了11个人:7名韩国船员、3名印尼船员和1名中国船员。

摆在全在千等6人面前的,是一条不归路,怎么办?西萨摩亚自然是不能去了,那就去日本吧,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虽然没有第一时间目睹船上的屠杀现场,但被杀者的呼救声还是让李仁锡惊恐万状,一直不停地喃喃自语地说:疯了!他们全部发疯了!

这几个中国船员是发疯了,但又是被谁逼迫的呢?这个李仁锡当然也清楚,但没有想到会是怎样的结局。

事后被放出来的李仁锡和另外3名印尼人,不甘心这样的结局,怕也被全在千他们杀了,就谋划着如何把这几个中国人关起来交给警方。

在离日本鸟岛5公里的时候,李仁锡终于发现了机会,除了全在千外,5名朝鲜族船员正在船舱睡觉。

于是,他们乘人不备,用焊枪焊死了中国船员睡觉的舱门,然后几个人合力打倒了全在千,把他绑起来。

计划得逞的李仁锡等人急忙报警,全在千等6人随即被赶来的日本警方逮捕,并移交给了韩国方面。

韩国媒体大幅标题“中国人冷血杀人”“赤裸裸的海盗行为”“杀死了我们这么多人的屠夫”!一时间,社会舆论呈现一边倒之势,全在千等人成了万恶不赦的杀人狂魔,必须死刑!

但这些韩国媒体却都心照不宣地刻意回避了事件发生的原因,对那些被杀者的恶行只字不提。

但这个时候,并不是没有清醒之人,也有人看到了案件的实质所在,这几个中国人并不是无缘无故杀人的恶魔,他们也是受害者。

这个人就是现在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当时的釜山地方律师。通过和中方律师赵峰合作调查,他们发现杀人动机并不是媒体报道的那样,而是因为船长等人恶劣的暴行引起的激情杀人。

但文在寅并不为之所动,而是全力收集并公开了一系列关于佩斯卡玛号船长等人一贯的作恶暴行,以及因此引发的数起诉讼案件。

文在寅指出,这起案件的责任并不完全在于这6名杀人者,被杀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说,他们也是和韩国人一样的朝鲜族同胞。

真相大白以后,韩国的社会舆论发生了转变,这6名朝鲜族中国船员获得了越来越韩国民众的同情。

在强大的社会舆论与事实之下,法院对案件进行了终审判决,除了主动承担全部责任的全在千继续维持死刑外,其余5人被改判无期徒刑。

文在寅还为这些服刑的中国船员家属探望提供了帮助,并且还个人出资对他们提供资助。

针对此次为中国船员辩护一事,虽然使其遭受了一定的政治损失,但文在寅却是这样说的:

“即便不做人权状师,也应该深入到普通黎民之中,资助那些有冤屈的人,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